当前位置:商虎中国> 商虎资讯>三季度全球央行采购黄金148吨 创近三年新高

三季度全球央行采购黄金148吨 创近三年新高

来源 : 新浪财经 2019-01-12

   三季度全球央行采购黄金148吨 创近三年新高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2日消息,世界黄金协会(WGC)周四发布的报告显示,三季度全球央行采购黄金逾148吨,较去年同期增长22%,创下近三年新高。

  以目前每盎司1223美元的现货价计算,全球央行三季度购买黄金的支出总计为58.2亿美元。

  俄罗斯央行购买了92吨以上的黄金,创下自1993年以来新高。

  今年5月,俄央行第一副行长Dmitry Tulin对国会下院议员表示,黄金是“抗击法律和政治风险的百分之百的保证”。

  其他主要买家报告土耳其央行(18.5吨)、哈萨克斯坦央行(13.4吨)、印度央行(13.7吨)。

  在欧洲,波兰和匈牙利等国央行也加大了黄金采购力度。匈牙利央行表示,买入黄金是为了提高其外汇储备的长期稳定性。

  不过,尽管来自央行的需求强劲,但三季度金价仍下跌约4%,跌至每盎司1200美元以下,创2017年1月以来新低。自那以来,金价在10月份有所反弹,上涨约2%。

  世界黄金协会的数据显示,三季度全球黄金总需求为964.3吨,较去年同期增加6.2吨。

  • Third slide 永辉甩包袱 兄弟殊途 超级物种叫板盒马鲜生梦碎

     

      ■本报记者 张杰 北京报道

      蝉联2018零售创新TOP榜“新物种”奖项的“超级物种”,奖杯还没有暖热,就被大股东永辉超市(7.280, -0.18, -2.41%)(601933)以拖累业绩为由无情抛弃。因超级物种持续亏损,甚至最终也没有落得个继续与老东家永辉超市合并业绩报表的权利。

      12月5日,永辉超市突然发公告称,永辉超市向大股东张轩宁转让“永辉云创”20%的股权(永辉云创是“超级物种”的运营主体),转让完成后,张轩宁成为永辉云创的第一大股东,永辉超市退为第二大股东,持股26.6%。此后,永辉超市不再对永辉云创并表。

      原本永辉超市借超级物种强势对标阿里巴巴的盒马鲜生,残酷的现实却让永辉超市“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混合业态梦变得残酷。这难道是不堪负重的永辉超市粉饰业绩的无奈之举?而脱离永辉超市而盈亏自负的超级物种,似乎也被抛到了生死的边缘。

      永辉甩包袱

      连续赔本扩张的超级物种最终还是超出了永辉超市底线,永辉超市为了甩掉因持续亏损扩大而拖累公司业绩的超级物种,甚至不惜兄弟低调“分家”。

      12月5日,永辉超市突然公告,公司与张轩宁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以3.94亿元的价格向其转让永辉云创20%股权,后者正是新零售品牌“超级物种”的母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永辉云创的前身是上海永辉云创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于2015年成立,由永辉超市和永辉云创联合创始人彭华生分别持股。2016年7月,永辉超市、永辉云创管理团队将永辉云创的注册资本增资到6亿元。

      目前,永辉超市的业务架构主要分为四大板块,包括云超、云创、云商、云金。“云超”板块涉及红标店、绿标店;“云创”包含永辉生活店、超级物种、永辉生活 APP 等业务。

      因张轩松、张轩宁兄弟为永辉超市创始人,也是永辉超市一致行动人,张轩宁选择了永辉云创,最终两个人也选择分道扬镳。

      《华夏时报》记者在12月4日晚间永辉超市发布的公告中看到,张氏兄弟解除一致行动协议,永辉超市变为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永辉在公告中表示,经过此次转让后,张轩宁在永辉云创的持股由9.6%增至29.6%,成为第一大股东,而永辉超市持股比例相应降至26.6%。

      “永辉超市之所以痛定思痛砍掉永辉云创,主要是此前立志对标盒马鲜生的永辉云创并不争气,随着连年亏损加剧、最终拖累上市公司是主要原因。”有业内观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此举也是永辉超市在甩包袱。

      从永辉超市财报披露的数据来看,新零售业务仍会面临长期投入和长期亏损。据此前永辉超市财报显示,2016年、2017年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16亿元和2.67亿元。今年1-9月,亏损进一步扩大至6.17亿元。相比上半年同比11.5%的下降幅度,公司净利润的降幅也在扩大。

      有业人士分析,永辉云创对于永辉超市的业绩形成了较明显的拖累,而此次剥离之后,永辉云创及其子公司或将不再纳入公司并表范围,有望缓解公司短期的业绩压力。

      12月7日,永辉超市董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确认了永辉云创拖累公司业绩的事情,因为张轩松、张轩宁兄弟为公司一致行动人,如果单独行使股权,根据规定双方必须解除一致行动人。

      “今年亏8个亿,明年亏10个亿,后年亏20个亿,如此下去不是把上市公司给拖垮了。”其董秘还对记者表示,主要是永辉云创战略不对,不符合公司战略,他们兄弟不存在意见分歧,事情还需要人来做。

      盲目狂奔的恶果

      “永辉云创之所以遭到大股东的执意放弃,除了在战略上失误之外,更重要的是其发展模式的先天缺陷,虽然一路狂奔扩张,但最终也自食恶果。”另有业内人士对记者直言。

      据记者了解,永辉云创原承载着永辉超市的创新和探索功能。目前,永辉云创拥有超级物种、永辉生活(APP)、永辉私厨等业务,原为永辉超市子公司。2015年11月,永辉生活首家门店开业。

      自2016年7月,永辉超市、永辉云创管理团队将永辉云创的注册资本增资到6亿元,通过以合伙人代持股方式调整了股本结构之后,永辉云创接受今日资本注资,开始一路狂奔。

      特别是2017 年,永辉生活新开店173家,至 2017年底全国布局达10 城200店,其中单第四季度开店就达100 家。同时,公司2017年度新增 Bravo 门店 133 家。与此同时,对标盒马鲜生的超级物种也于2017年1月1日推出。到2017年底,超级物种达到27家,超额完成了 2017年初制定的开店任务。

      2018年,永辉云创再度提出了更加疯狂的开店计划:新开Bravo店135 家、超级物种100 家、永辉生活店1000 家。

      然而现实似乎并没有理想的乐观,至今已到2018年年底,永辉云创似乎开店数据并没有达到预期。资料显示,此前计划的新开 Bravo 店 135 家目前仅完成了不到62%;超级物种100家仅完成31%;永辉生活店1000家仅完成不到20%。

      “而这一切都是永辉云创只顾扩张,不顾盈利模式的可执行性,在盲目扩张之下,其亏损额也在急速攀升。”有观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永辉作为跨界新手,根本没有快速扩张而配套衍生的电商运营和货品调配基因。

      对标盒马梦碎?

      “随着永辉云创开始自负盈亏,此前永辉超市借助永辉云创对标阿里巴巴盒马鲜生的发展思路也彻底梦碎。”有业内资深零售人士对记者分析说,盒马鲜生快速扩张以及逐步走向全面盈利的势头似乎更能说明一切。

      自从2017年7月14日,马云、张勇等一行人在“盒马鲜生”品尝刚刚出炉的海鲜后,阿里内部低调筹备一年多的新零售试验模式,一下子被推到了聚光灯下。截至今年11月30日,盒马在全国拥有100家门店,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全国16个城市。

      盒马鲜生CEO侯毅披露,一年半以上的成熟门店坪效达到了传统零售业的5倍,最早开业的门店已经收回了成本。

      “这说明盒马鲜生的成功不仅仅是阿里新零售的成功, 更是盒马鲜生APP背后运行着阿里的‘大数据和算法’的成功。”另有分析人士对记者直言,而此举也意味着超级物种的彻底失败。

      持续亏损的永辉云创,在被永辉超市抛弃之后,能否看到发展的现实问题?这也成为未来与阿里盒马鲜生叫板的前提。对此,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详情》
    2019-01-20
  • 绿地控股“掉队又掉价” 靠什么实现5000亿目标

       绿地控股(5.600, 0.00, 0.00%)“掉队又掉价” 靠什么实现5000亿目标

      从一二三四线城市齐头并进,到多个领域多元化发展,绿地控股逐渐掉队,如今重新聚焦三大主业,却又赶上房地产业的整体“寒冬”,5000亿目标显然挑战难度不小

      “年均销售规模保持在5000亿元以上,形成一批300亿~500亿发展能级的重点事业部。”这是绿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地控股”,600606.SH)通过官方微信发布的新战略目标。

      倘若是2014年的绿地控股,市场或许不会怀疑这一新目标是否会实现。可今非昔比,如今的绿地控股早已掉出队列前三甲,能否完成5000亿目标?或许有待观察。

      过去几年,绿地控股除了规模掉队以外,还伴随着净利率过低、股价不断下跌、市值下滑等问题。

      如今绿地提出5000亿目标,又将靠什么重回一二线“战场”?如果聚焦大基建、商贸、酒店旅游三大产业,那对于其他产业如何处置?针对此类问题,《投资者报》记者向绿地控股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回复。

      “大目标”实现不易

      在此次升级战略中,绿地控股明确未来三年的总体目标是确保年均销售规模保持在5000亿元以上,这是其首次对外提出的销售目标。并形成一批300亿~500亿元发展能级的重点事业部,持有一批核心资产转入中长期经营。目前,绿地控股旗下约有20个事业部。

      为这一目标,绿地控股将在房地产主业推出三大变革,其中,质量变革侧重不断形成高质量的经济指标,持续提升规模的含金量;效率变革侧重全面提升项目周转、成本管控、资源使用和投入产出等效率;动力变革侧重从依靠行业高速扩张红利,转变到依靠提高产品、运营等内部发展质量上来。

      这是绿地控股近三年时间里第二次调整战略,第一次是在2015年,当时绿地控股首次提出以房地产为主业,大基建、大消费、大金融为三大协同发展业务的“一主三大”战略。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此前乐居财经发布的《2018上半年上市房企净利双子榜50强》榜单,中海地产的净利润率高达27.2%,保利、中海、龙湖、融创均在10%之上,而绿地控股却仅为5.2%。

      同时,上半年绿地控股的资产负债率为88.98%,对比国资委对央企非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不得超过80%的规定,绿地控股并未达标。此外,其有息负债为2629亿元,净负债率为186.84%,对比规模相近房企,状况也不容乐观。

      在这样的情况下,绿地控股能否完成5000亿目标?就目前看来难度并不小。

      多元还是聚焦?

      在此次战略调整中,绿地控股将主力放在大基建、商贸、酒店旅游。据业内分析师透露,绿地战略升级有两大内部动因:此前陆续收购基建公司以及其他业务,借机理顺管理关系;第二是从大基建、大消费、大金融、大科创、大健康等业务上做战略转型。

      大基建一直都被绿地控股视为房地产主业外的另一重要支柱产业。但根据克而瑞统计,上半年绿地控股各产业比重与毛利率贡献度的配合尚未能有效地支持整体盈利。占比最大的大基建产业毛利率仅3.2%,比年初进一步降低了0.6个百分点;而毛利率最高的酒店及相关产业,上半年毛利率继续提升5.8个百分点,占比却依然维持在0.6%。

      另外,绿地控股还提到“回归一二线”。引人注意的是,公司在多年前就决定深耕三四线城市,也开始四处拿地。据克而瑞统计,2016年,在绿地新增土地中,三四线城市的拿地金额占比仅为4.2%,而2017年这一占比上升到了36.4%,同时其拿地面积占比也上升到了50.3%。此外,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的数据,2018年前5月,绿地共斥资313.25亿元拿地,其中大部分为三四线城市。

      多元化发展路径一直都是绿地控股所提倡的,从公司的发展来看,似乎准备一二三四线城市齐头并进。如今,公司又提出推动重要产业的跨越式发展,从而成立大基建、商贸和酒店旅游这三大产业集团。

      在这种战略转型中,绿地控股针对其他多元化产业又有怎样的打算?比如金融产业、地铁投资产业、能源产业、白酒行业、人工智能产业等,这些产业是否会割舍掉?对于上述问题,绿地控股并未对记者的采访做出任何解释。

      难啃的东北市场

      绿地控股今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其在东北地区的营业收入为18.13亿元,同比下降22.6%;毛利率虽然由去年的-1.29%转正至4.35%,但仍处于低位。

      此外,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绿地控股在辽宁的5家下属公司于今年8~10月新增为失信被执行人,涉及金额超过1293万元。

      这5家公司均属于绿地东北事业部,分别为沈阳绿地香颂置业有限公司、大连绿地置业有限公司、抚顺绿地置业有限公司、阜新绿地顺天置业有限公司、本溪绿地实业景观园林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绿地控股均为控股股东。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大连绿地置业有限公司涉及1宗案件,立案时间为2018年7月11日。根据法院判决,大连绿地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返还某预租赁方定金1026万元,大连绿地全部未履行。

      绿地控股对于这样的情况如何处理?同时,针对东北项目,公司又将如何处置?未来对于东北市场是否还会继续扩张?为什么?对于这些问题,公司层面也未给出相关回应。

      通常来讲,长期股价走势是公司经营的晴雨表,也是衡量公司高管管理能力的试金石。而绿地控股的股价自从2015年5月以来便开启长期下跌趋势,从2015年5月4日到2018年10月8日期间,绿地控股股价下跌81.84%。

      在这种既掉队又掉价的情况下,绿地控股想要实现5000亿的战略目标可谓任重道远。

    《详情》
    投资者报:2019-01-20
  • Third slide 壳牌加油站将推广充电桩 将探索加氢站和生物质燃料

       壳牌加油站将推广充电桩 将探索加氢站和生物质燃料

      随着中国7月起正式放开外资连锁加油站的控股限制,荷兰石油巨头壳牌已将中国视为未来最重要的五大增长市场之一。但在交通能源的转型过程中,全球加油站网点数量超过星巴克的壳牌能否维持其“隐形零售连锁巨头”的地位?

      壳牌新能源业务总裁葛思博 (Mark Gainsborough)表示,壳牌在天津依托加油站建立了亚洲首个充电设施,未来将推广至许多壳牌加油站。同时,公司还在与中国合作伙伴讨论建立加氢站,并支持乙醇汽油的推广。

      葛思博是在10月19日至21日在西安举行的2018“壳”动未来创新能源嘉年华上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的。记者在会议展台注意到了一款未来加油站的概念模型:加油机、充电桩、氢气加注设备和LNG加气设备整合在一个站点。

      西安2018“壳”动未来创新能源嘉年华上的“四合一”未来加油站概念

      未来的加油站,都会具备这样的“四合一”功能吗?

      推广加气站与充电站

      自2016年斥资530亿美元收购英国天然气公司后,壳牌已是全球最大LNG(液化天然气)公司,也是中国进口LNG的最大供应商,供应比例超过20%。

      壳牌与长庆油田自1999年以来合作开发长北项目,是中国陆上石油上游已建成的最大国际合作项目。2018年1月,壳牌首座亚洲LNG加液站在陕西延长落地。

      “这只是旅程的第一步。”葛思博说道。“我们发现液化天然气在长途卡车领域存在很大的机会。”他也提到,液化天然气是重要的清洁能源解决方案,中国华北地区的煤改气项目已经给空气质量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在充电桩方面,葛思博认为,电动汽车毫无疑问会迎来大幅增长。9月底,壳牌华北石油公司宣布其在天津试点的首座电动车充电站投入运营。在未来,充电桩将进入很多壳牌加油站。

      同时,葛思博着重提到了一点:电动车充电将来不会只依靠充电站,也能在家庭、工作地点及其他一些路边设施完成。去年十月,壳牌收购了欧洲最大的电动汽车充电站运营商NewMotion。该企业在欧洲25个国家运营5万个公共充电站,并建有3万多个家庭或企业私用的充电站。

      探索氢能和生物质燃料

      “但对一些重型车辆来讲,普通的锂电池未必是一种很好的选择,因为这么重的电池本身就要耗费很多能源。改成氢能将会是很好的解决方案。”葛思博说道。

      壳牌目前在氢能部署的规模较小,主要在几个获得政府支持的国家和地区进行搭建。壳牌在美国加州建有7个加氢站,计划铺开到50个;在德国建有50个加氢站,未来计划扩大到300个。

      “其实在世界范围来说,氢能电池商用车潜力最大的市场之一就是中国。我们预期氢能的需求将会扩大,所以将在这方面加大投资。”2009年,壳牌在上海建立了第一个商业运营的加氢站,现在交由同济大学运营。

      此外,氢能本身也具备储能用途:将多余电力通过电解水转化为氢能储存。这也是壳牌正与中国合作伙伴讨论的方向。

      “我们希望看到,也可以看到大规模电解水设备的成本下降,这带来非常好的一些商业机会。在城市当中有一些电力公共汽车可以使用氢能燃料电池。整体结合起来,中国将会出现非常好的氢能生态系统。”葛思博说道。

      壳牌新能源业务总裁葛思博 (Mark Gainsborough)

      此外,壳牌在生物质燃料方面具有比较成熟的技术,即将城市和农村中的食物、废止和塑料垃圾转化为柴油和汽油,为内燃机汽车供能。

      “我们在印度有一个示范厂,已经证明这种技术是可行的。我们相信这种技术在中国一定会有很多应用,所以很期待和中国的合作伙伴共同开发。”

      葛思博说道,在LNG动力车、电动车快速增长的同时,内燃机汽车仍有非常大的存量,因此必须要去研究如何降低这些传统汽车产生的能源影响。“作为能源企业,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汽油之中更多地混入生物质燃料,就像中国现在正在推广的乙醇汽油,很显然壳牌是非常支持的。”

      新能源投资的得失总结

      伴随着全球油气市场的波动和气候环境问题的压力,包括壳牌在内的国际石油巨头都需要面对转型问题。葛思博介绍道,在过去一段时间,壳牌主要在太阳能和海上风能两个新能源领域有比较大的动作,包括在2016年底拿下荷兰700兆瓦级的海上风电项目,2018年初收购了美国Silicon Ranch太阳能公司44%的股份。

      从已往投资新能源和电力市场的经验中,葛思博总结了以下三点得失:

      首先,壳牌曾经错误地投资光伏板制造,后来却发现该领域更接近半导体工业,并非壳牌擅长的方面。“而海上风电领域是我们非常喜欢的一类投资。壳牌有丰富的海上作业经验,也对能源交易非常了解。所以在以后投资时,我们务必慎重考虑能力和标的是否匹配。”

      其次,新能源并不存在像油气那样全球性的市场,更为分散,这就要求企业对本地市场有非常深刻的洞察力。

      “就中国而言,壳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太多的机会在中国的电力市场中尝试。但我们非常热切的希望能够寻求机会,扮演一个更大的角色。”葛思博说道。“我想任何一个对于新能源感兴趣的公司,都会对中国市场感兴趣,因为事实证明只要中国下定决心,那么这个市场的变化速度就会超过任何一个其它市场。但是中国也有自身的挑战:中国要想具有可持续的能源结构,所需进行的调整和变革是非常大的。”

      最后,传统油气企业需要有勇于尝试和接受失败的心态。“可以说电动车充电领域和油气领域是完全不同的,尚未有经过验证的成熟商业模式,所以我们需要去尝试如何夸大规模。现在大家谈到转型的时候经常会用pivoted(围绕枢轴转动)这个词,也许你一开始赌的方向并不能赚钱,发现之后就要迅速转向。”

      壳牌科技创业风险投资(Shell Technology Ventures)去年进入中国,在上海设立了首个风投基金办事处,目的即是要寻找有潜力的初创企业,探索中国的创新机会。

      此次2018“壳”动未来创新能源嘉年华也现场展示了一些受到资助的能源创新项目,包括通过改进炉灶和进风系统来改善污染和健康的清洁炉灶项目、将肯德基等餐厅的剩油转变为卡车柴油的解决方案等。

    《详情》
    2019-01-20
  • Third slide 阿里腾讯京东卡位二维码乘车生意 仅为争抢流量入口?

       每经记者 李少婷 实习编辑 徐 斐

      在数字中国的进程中,移动互联网对出行生活的改变已经深入到公共交通领域。在10月23日举行的首届中国智慧交通大会(以下简称中国智慧交通大会)上,腾讯升级基于微信小程序开发的“乘车码”服务,并透露截至9月28日“乘车码”已在100座城市上线。

      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曾亲自站台推广“乘车码”,表明了腾讯对于这款产品的重视。腾讯公司副总裁郑浩剑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2020年全国每天使用公共交通系统的用户可达4亿人次,并且未来全国平均公共交通出行比例还将提升。

      公共交通潜藏的巨大流量入口已成为巨头们的必争之地——不止腾讯,互联网巨头们早在2017年起就陆续上线二维码乘车服务,包括阿里旗下的支付宝以及京东旗下的京东金融。

      二维码未必是最终技术路径

      据交通运输部官网2017年12月底披露的数据,我国公共交通年客运量超过900亿人次。这一庞大且高频的用户群体正处于服务升级换代的节点,公交企业面临如何应对多样化需求的难题,一卡通、NFC、二维码乘车等方式接连上阵。

      “我们之所以上线微信和支付宝的二维码乘车服务,主要考量的是:第一,老百姓(54.200, 0.00, 0.00%)对于二维码的使用相当地普及,适用面很广;第二,两个应用程序都有庞大的生态圈。”杭州市地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沈林冲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沈林冲介绍,杭州地铁自2017年底起推行扫码过闸,至2018年4月份所有车站和闸机全部升级完毕。“从今年4月到现在半年多的时间,我们用实体卡进行乘车的占了41%,这41%当中包括(市政卡)银联卡,扫码过闸占了42%。”

      二维码乘车在国内多个城市迅速推广。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简炼在会上介绍,30%的乘客宁愿放弃5%的乘车卡优惠,选择扫描二维码过闸乘车。北京市朝阳区政府网站“朝阳生活”介绍,5月19日起,北京市轨道交通全网(不含西郊线)刷二维码乘车结束试运行,按计划进入正式运行。在近20天“试用期”内,刷二维码进站量突破532万人次。

      二维码乘车相较于传统的乘车卡在公共交通出行领域有着相对明显的优势,但NFC技术亦被手机制造商等大力推广。郑浩剑介绍,腾讯最初亦尝试过NFC、生物识别等技术路径,选择二维码作为切入点是因为几乎任何智能手机都能够使用。

      “坦率说,(二维码乘车)流程不是最短的,但它一定是最普及的,我们希望在这个基础上,逐步把其他新的技术都用上去。”郑浩剑表示,技术在不断快速发展,因此二维码不一定是最终的技术路径,“所有技术解决的只有一个问题,就是识别你这个人”,未来更好的ID识别技术也可能被应用。

      应用尚处早期巨头争先卡位

      马化腾曾多次为乘车码作推广。2017年5月,马化腾亲自示范如何“刷码入闸”搭乘深圳地铁,使得外界对于这一新产品投入更多的关注。

      “我们的五大内容产业(指游戏、音乐、文学、动漫、视频)也和交通可以有很好的结合,用户在乘坐公交、地铁等交通工具的路上很多时间是碎片化的。”郑浩剑认为,根据腾讯此前的经验,在公共交通实现了线上联通后,就可以建立自己的大数据和云计算体系,在此基础上,可以在服务用户过程中挖掘更多的商业价值,而不仅仅是原先的商业模式。

      面对流量入口和商业开发前景,国内互联网巨头都在争先尝试并试图卡位。京东在近期推出“一分钱乘车”,推广通过付款码扫码乘车,已在山东、湖南等地推广。支付宝旗下的同类产品由小码联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码联城)运营。

      “2018年小码联城将服务全国8到10个城市的地铁,以及10到15个省会城市公交系统,进驻全球数百个城市,占整个公共出行市场过半份额。对于全国的运营,2018年达到数千万笔日交易规模只是公司内部最基本的及格线。”小码联城副总裁李志宏在2018年初接受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采访时表示。

      二维码乘车的商业空间从企业估值可见一斑。轨道交通行业上市公司神州高铁(4.070, 0.00, 0.00%)今年7月曾披露拟以18亿元收购包含二维码乘车业务的标的公司,增值率为2433.24%,该标的公司2017年净利润亏损4.29万元,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为6150.47万元,不过这一交易最终被终止。

      二维码乘车尚处于应用早期,但可以预见的用户规模已让各家企业争先恐后入局。吉林省某下辖地级市一位采购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在升级一卡通系统平台招标过程中,包括腾讯、阿里在内的互联网企业曾向其抛出“橄榄枝”。

    《详情》
    2019-01-20
  • Third slide 合资车企首例!宝马增持华晨宝马25%股权定了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纪伟 北京报道

      宝马将在合资公司华晨宝马中占有75%的股份。

      1月18日,宝马集团官网发布消息称,华晨汽车股东特别大会上批准出售华晨宝马25%股权给宝马集团;交易完成后,宝马将在合资公司华晨宝马中占有75%的股份。

      在股权交割完成后,宝马成为国内第一家拥有合资公司控股权的车企,这无论对华晨宝马还是中国汽车工业发展而言,都是历史性的转折。

      实际上,早在去年6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联合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7月28日起,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

      随后在10月11日,在华晨宝马15周年庆典上,华晨集团与宝马集团共同宣布,宝马集团将以36亿欧元的价格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份。

      结合宝马目前在华发展,股权调整的变更工作完成之后,华晨宝马将迎来一轮发展。据了解,尽管国内整体车市下行压力较大,BMW车型在各主要细分市场保持增长。新BMW 5系全年累计销量超过16万辆,同比增长29.4%。BMW 3系家族全年累计销量超过15万辆,同比增长5%。

      同时,BMW 1系运动轿车全年累计销售近5万辆,同比增长32.6%。BMW X1全年累计销售超过9.6万辆,而全新BMW X3在近两个月迎来产能释放,12月单月销售超过7000辆。刚刚迎来全新换代的BMW X5全年累计销售超4.1万辆。

      此前,华晨中国汽车控股集团发布公告,内容涉及宝马未来在华的投资计划,其中包括2022年国产X5 SUV的设想。宝马X5作为目前同级别产品中进口销量最大的产品,是BMW中国的主要盈利车型。 当然,中国市场对宝马的新能源战略至关重要,2020年起宝马将在中国生产纯电动的BMW i X3,并出口全球。

    《详情》
    2019-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