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免费注册
您当前位置: 商虎中国 > 商虎资讯 > 管理 > 企业报道 >正文

完善政策确保制度可持续发展

  • 分享到: 更多
  • 时间:2017-9-13
  • 来自: 稿件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运行总体良好结余规模可观

  记者: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养老保险体系,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运行情况如何?

  褚福灵:目前,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运行总体平稳。

  截至2017年6月底,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41585亿,具备1年以上的支付能力。不过,尽管当前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规模可观,具备较强的支撑能力,但由于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平衡,基金分布不均衡的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个别省份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增速低于支出增速,若干统筹地区出现基金当期收不抵支。由于有些省份及统筹地区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显著大于支出,能够保证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保持逐年上升。

  截至2017年6月底,我国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6146亿元,基金运行情况完全能够保障全民养老待遇的发放。尽管面临一些挑战,局部地区基金收支面临一定风险,但未来通过完善相关政策,加强征缴,提高统筹层次,适度调剂基金,完全可以实现各地基金收支的总体平衡。

  保障基本生活分享发展成果

  记者:近5年来,国民养老金待遇不断提高。这背后折射出什么?

  褚福灵:通过连续13年的调整,目前我国城镇职工月均养老金待遇已经达到2200多元。2017年的调整幅度为5.5%,2016年为6.5%,此前几年增幅均在10%左右。

  养老金调整幅度的确定,需要考虑保障基本生活、分享发展成果、基金可负担三项原则。总体来看,我国坚持上述三个原则,在参考经济增速、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增长率等指标的前提下,对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待遇进行了适度调整。经过连续调整后,当前城镇职工养老金水平已经明显提高。尽管近两年提高比例有所下降,但具体增长的金额相对于往年而言,并不一定减少。

  此外,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待遇也进行了一定调整。按照国家标准,基础养老金待遇最初是每月55元,基础养老金加上个人账户养老金,共同构成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待遇。2015年,我国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提高至每月70元,提高幅度为27.3%。这次上调惠及全国超过1.4亿城乡老年居民和数亿城乡家庭,受益面大,受益方式直接,有利于更好保障和改善低收入或无收入的城乡老年居民基本生活。

  记者: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还有哪些可圈可点之处?

  褚福灵:2014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意见》;2015年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2015年8月,国务院发布《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上述政策文件都是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重要举措。尤其是《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的出台,意义非常重大。改革之前,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不缴纳养老保险费;改革之后,这部分人群必须和企业职工一样缴费来享受待遇,从而实现了社会公平,促进了社会和谐。

  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的意义也十分重大。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实行统账结合模式,因此,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必然要有一部分存量,必须实现保值增值。目前,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结余41585亿,存放在各地比较分散,而且以活期存款居多,难以保值增值。因此,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投资管理办法可谓顺应时势,符合制度发展方向。

  总之,通过不断改革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覆盖面扩大了,待遇水平提高了,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我国基本养老保险事业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

  加强顶层设计夯实征缴基础

  记者:展望未来,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下一步需要解决哪些重点问题?

  褚福灵: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任务十分艰巨,主要是要加强顶层设计,依法确保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平稳运行和健康发展。

  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问题很多,尤其是城镇职工养老保险,需要我们果断采取措施,出台政策加以应对。

  其一,改革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相关参数。例如,适当、渐进地提高退休年龄。建国之初,我国在制定退休年龄时,人均寿命只有50多岁。60多年过去了,我们仍沿用建国之初规定的退休年龄;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全国人均预期寿命已增至76.34岁。这意味着退休年龄一定要提高,只有这样才能化解老龄化压力,使抚养比处在合理区间。不过,提高退休年龄,需要渐进、小步提高,这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而不是瞬间调整。我们要通过时间来化解一些矛盾,实现制度的平稳过渡。

  其二,规范缴费年限。按照现行规定,参保人缴费15年后就可以领取养老金,这只是最低的领取待遇资格条件,并不能保障参保人可以享受较高水平待遇。现在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对养老金的误解,比如“15年现象”,很多人缴费15年后就不缴费了,以为再缴费就吃亏。面对诸如此类的误解,政府一定要做好制度设计。根据国外惯例,通常缴费年限在35-40年,才能拿到全额养老金,实行领取全额养老金年龄和退休年龄分离的制度,这一点我国也可以用来参考,通过缴费年限长短、缴费金额的多少确定领取待遇的高低。

  其三,夯实缴费基数。在现实中,存在着基数偏低、就低不就高的缴费现象。总体来看,缴费基数不实。比如,有些企业给员工缴纳养老保险费,本来应该按照5000元缴费基数,却偏偏按照2000元缴费基数。这种做法对养老保险基金、对劳动者个人的养老金待遇都会造成损失。政府必须通过立法,出台相关政策加以规范。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如何能做到可持续?根本还是要夯实征缴基础,即基金来源,我们要做到应缴尽缴、应征尽征、应收尽收。

  明确政府责任推进全国统筹

  记者:养老保险是一项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公共事业。政府应该承担有限责任,还是无限责任?

  褚福灵:政府支持社会养老保险事业发展责无旁贷,政府要依法承担兜底责任,但并不意味着政府要全部承担责任。

  养老保险历史债务部分,政府要承担责任加以弥补。制度转制之初,有一些“老人”在领取养老金的时候,没有缴费来源,但其工作年限被视同缴费年限,这就造成了基金不平衡。因此,历史债务问题不能回避,责任主体应该承担养老保险的历史债务(转制成本)。

  在政府承担了历史债务之后,未来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就要达到自求平衡。参保人都是有工作、有工资的,养老保险要通过调整缴费率,基金收支实现平衡,未来要朝这个方向努力。现在有一种说法,养老保险基金亏空,最后要由政府承担兜底责任。我认为,在基金亏空之前应该有几道防范风险的“防火墙”。在参数调整、基金运营等措施都做到位之后,或许根本不会发生由财政兜底的情形。也就是说,真正让政府承担兜底责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记者: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其意义是什么?

  褚福灵:我们应该加快推进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核心,是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在全国范围内规范统一与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在全国范围内统筹使用,解决不同地区之间养老负担畸轻畸重的问题。逐步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具有必要性、必然性、紧迫性与可行性。在劳动力在全国范围频繁流动的大背景下,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也具有内生逻辑性。劳动者不论在哪里参保,不论把钱缴到哪个地区,都积累了权益;这些权益应当随着劳动者流动而转移。各地养老保险基金结存不是一个地区或部门的权益,应当是全体参保劳动者的权益。

  最后,为了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我们还要加强立法,通过立法来保证制度可持续性;在管理方面,各级政府应该层层落实责任;在经办方面,要实现垂直管理;在技术方面,要利用大数据、云计算技术,实现社会保障“一卡通”。(赵泽众)

  • 成功三部曲
  • Sonhoo推广